净空法师
  净空法师(1927年2月15日——),俗名徐业鸿,一九二七年出生于中国安徽省庐江县。先后追随一代大哲方东美教授、藏传高僧章嘉呼图克图及佛学大家李炳南老居士十三年,学习经史哲学以及佛法,获得深刻启发,不仅熟通佛教各派经论,对于儒学、道家和伊斯兰教等其他宗教学说,也广泛涉猎。于众多典籍中,对佛教净土宗着力最多,成就也最为辉煌。
主要成就

  曾任澳洲格里菲斯大学、昆士兰大学荣誉教授,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,格里菲斯大学、南昆士兰大学荣誉博士,印尼夏利悉达亚都拉回教大学荣誉博士,澳洲净宗学院院长、香港佛陀教育协会董事主席。

  “真诚、清净、平等、正觉、慈悲,看破、放下、自在、随缘、念佛”是净空法师立身处世不变的原则。“仁慈博爱”,“修身为本、教学为先”是他讲经教学纯一的主旨。“诚敬谦和”、“普令众生破迷启悟、离苦得乐”则为其生命中真实的意义。

  生平经历

  1927年农历二月十五日(公历3月18日)出生于安徽省庐江县,因父亲担任公职,所以幼年随父母客居福建建瓯,在建瓯受小学教育。中日战争期间,求学于贵州国立第三中学,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,四六年举家迁居南京,就读于南京市立第一中学。一九四七年净空的父亲病逝,家无恒产,以此失学,因而参加军旅,从事文职工作。一九四九年内战炽烈,京沪撤退之际,法师随军到台湾,服务于实践学社,担任资料管理工作。

  剃度出家

  法师天性好学,公馀之时研读经史古文,勤奋刻苦,努力不懈。1953年,安徽桐城一代大哲方东美教授讲学于实践学社。法师以同乡后学的身分,谒方教授于寓所,方先生为一代哲学大师,提携后进,不遗余力,对这位年方二十七岁的小同乡十分器重,答应每星期日为他讲授哲学二小时。初讲“理则学”,继讲东西方哲学,如是三年之久(尔后一九七七年方先生逝世,法师照顾方夫人生活,直至终老)。在这段时间,讲授到佛学部分时,方先生介绍他谒见佛教领袖藏传高僧章嘉呼图克图,大师亦允每周为之讲课一次,如是亦受学二年。

  1959年,净空法师于台北圆山临济寺剃度,法名觉净,字净空,受具足戒后于台湾及世界各地弘经演教。先后讲述《华严经》、《法华经》、《楞严经》、《圆觉经》、《净土五经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地藏经》、《梵纲经》及《大乘起信论》等佛教三藏典籍数十部。

  1960年,净空法师受聘任台北十普寺三藏学院教师;次年,应邀担任“中国佛教会”弘法委员、文献委员;1965年,任“中国佛教会”设计委员。

  1962年于海会寺受具足戒,与祥云、圣严诸师为戒兄弟。出家后的净师,仍回台中,依雪庐老人学《华严经》、《净土三经》及法相唯识宗的经论,同时在南普陀寺佛学院任教授课。1967年,离开台中北上,任圆山临济寺书记、十普寺三藏学院教师,1969年,应星云法师之聘,任佛光山东方佛教学院教师兼教务主任。后来返回台北,任松山寺大专佛学讲座讲师。

  1972年始,先后任“中国佛教会”大专佛学讲座总主讲、中华学术院佛学研究员、台湾佛经注释语译会教授、编译委员、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教授、天主教东亚精神生活研习所教授、中国内学院院长、中国净土宗实践研究院院长等职。并先后创办“华藏法施会”、“华藏佛教视听图画馆”、“佛陀教育基金会”、“华藏净宗学会”等佛教教育及净土专修组织。

  弘扬佛法

  净空法师首开风气之先,使用电台、电视台、卫星电视、网络等现代传播媒体推行佛陀教育,并大量印制赠送《大藏经》、儒家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等善书及一切与提升善良品质、恢复心性、昌明道德、改善社会风气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有关的书籍及音像制品。数十年来赠送十方信众各种经论善书累计达千余万册,佛菩萨及祖师大德像数百万张。

  1977年始,法师应邀至海外弘法,极力倡导以“净宗学会”、“净宗学院”形式,为现代社会提供修学道场以及流通法宝、培养继起人才的佛陀教育机构。现今,已有百余所的净宗学会分布于世界各地,大体上都是以华人社群为基础的纯正佛教教育组织,并以法师为他们的导师或顾问。为培养佛教后继人才,法师于一九九五年指导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及净宗学会创办“弘法人才培训班”。

  1982年,法师应美国信众之请,到美国弘化。时,德州达拉斯学佛社闻知法师抵美,礼请法师到达拉斯讲经。在此之前,出家法师到达拉斯弘法者,只有净海、永惺、宏意三位法师,法师是最早由台湾到达拉斯弘法的法师。他在达拉斯讲《阿弥陀经要解》。法师辩才无碍,使听众充满法喜。这以后,应当地信众之请,每年都到达拉斯弘化。

  1985年法师第三度来美,移居美国后,首先应洛杉矶华严研习会之请,在中国文化服务中心、波尔莱昂文化中心等处,分别讲《阿弥陀经要解研习报告》七次,新释经义,精简明了,使洛城听众赞叹不已。继而又飞抵三藩市,在各寺院以同一经题再分别报告多次。八月飞抵达拉斯,仍讲净土经典,使听众深受感动。达拉斯学佛社社员,将原来社址改装刷新,改为净宗道场,礼聘法师为名誉董事长及导师,恳留他长期驻锡领众修持,法师为大众诚意感动,允暂在社中驻锡一段时间,以后每年来达拉斯领众共修。期间曾获颁美国德州荣誉公民及达拉斯荣誉市民。公元二千年移居澳洲,两年后(二○○二年)即获颁澳洲格里菲斯大学荣誉博士,并获聘任荣誉教授。同年,图文巴市长颁发荣誉市民。次年(二○○三年),昆士兰大学亦聘任法师为荣誉教授。

  主要贡献

  老法师诲人不倦地以此来劝化他人,自己亦终身奉行不渝。自一九五九年开始在台湾净空法师讲经弘法以来,迄今已有四十年。自始至终,老法师不厌其烦地阐释“佛教是佛陀对九法界众生至善圆满的教育;释迦是一位义务的社会教育工作者;佛教非宗教、非哲学而为今世所必须”等思想,让社会大众重新认识佛教,并且也极力提倡孝道、师道和中华传统文化。在四十余年的弘法历程中,法师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,尤其在美洲、澳洲和东南亚地区法缘非常殊盛,所到之处极受当地社团、学校及四众弟子的尊敬和爱戴。 净空老法师的思想体系蕴含丰富,博大精深,现试从以下五个方面来对其加以说明,能对老法师的思想有一个粗浅的认识∶

  · (一)以教育弘扬佛法

  · (二)以讲学培养人才

  · (三)以慈悲利益社会

  · (四)以真诚增进交流

  · (五)以专修求生净土

  创办基金会

  净空老法师倡导下,1962年起便创设“华藏法施会”以印送佛经善书,无条件赠送给需要的人。一九八五年一月“佛陀教育基金会”正式在台北成立。基金会秉持“促进道德,推展佛慈,阐发伦理”的宗旨,多年来以赠送经书及佛教音像制品、举办佛学讲座、捐助奖学金等为主要弘法方式。先后翻印《大藏经》及佛教历代祖师大德著作、儒家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等善书及一切与提升善良品质、恢复心性、昌明道德、改善社会风气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有关的书籍。

  单单在1998年,世界各国接受佛陀教育基金会赠送法宝的团体就达到两百多个,所赠送的经典总数达到两万八千多箱一百七十余万册。数十年来,“华藏法施会”及佛陀教育基金会已累计赠送经典善书千余万册,佛菩萨及祖师大德像数百万张流通全球。按净空老法师的指导思想,凡是新的净宗学会成立,首先所要进行的会务重点便是印赠经书、流通音像制品,展开佛教的“正名”活动。

  净空老法师经常说∶“佛教沦落为宗教,并且被纳入低级的宗教(西方观点中的多神教),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,作为一名现代的佛教弟子,所首先应该明白的就是搞清楚我们和佛陀之间的关系。我们称佛为“本师”,他是我们根本的老师,他和我们之间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,是非常明显的教与学的关系,而不像其他宗教那样存在所谓的“父与子”的关系或“主与奴”的关系。佛教的教学是非常艺术化的教学,每一尊佛像,每一种仪式,每一个供养具都是非常好的教学工具,都有无限深广的表法意趣。

  如果我们进入任何一座寺院,在天王殿首先所看到的是一尊袒胸露乳,笑容可掬的弥勒菩萨塑像,它代表的是──如果想学佛、如果想作菩萨,第一步便要从“欢喜大度”修起。要学会包容别人、体谅别人、时时笑面迎人,不生烦恼,对任何人都能平等看待,这样,我们才有资格进入佛门薰修。由此看来,这“微笑运动”还是佛教首先提出的呢。另外,“四大天王”、“四大菩萨”、“十八罗汉”等所有塑像;供香、供花、供果等种种供奉仪式,各有其表法深意。,多磕几个响头,便能得到佛菩萨的保佑,便能升官发财,这是迷信!这简直是对佛菩萨教学的侮辱!任何事情是以因果而存在的,如果不明白因果的事实真相,不按照佛教导我们的理论方法去学习,只是一味的盲目崇拜,这完全与佛教化的宗旨相违背,也完全脱离了佛陀教育的本怀。